南海钻井工的一天:白日“累”湿衣衫,夜里思亲入眠

南海钻井工的一天:白日“累”湿衣衫,夜里思亲入眠

白日“累”湿衣衫,夜里思亲入眠 南海钻井工“海上工地”上的一天 ▲工人在勘探三号上作业(7月27日摄)。 图片均由本报记者蒲晓旭摄 勘探三号——在南海北部这孤岛般的“海上工地...
南海钻井工的一天:白日“累”湿衣衫,夜里思亲入眠

南海钻井工的一天:白日“累”湿衣衫,夜里思亲入眠

白日“累”湿衣衫,夜里思亲入眠 南海钻井工“海上工地”上的一天 ▲工人在勘探三号上作业(7月27日摄)。 图片均由本报记者蒲晓旭摄 勘探三号——在南海北部这孤岛般的“海上工地...
南海钻井工的一天:白日“累”湿衣衫,夜里思亲入眠

南海钻井工的一天:白日“累”湿衣衫,夜里思亲入眠

白日“累”湿衣衫,夜里思亲入眠 南海钻井工“海上工地”上的一天 ▲工人在勘探三号上作业(7月27日摄)。 图片均由本报记者蒲晓旭摄 勘探三号——在南海北部这孤岛般的“海上工地...
南海钻井工的一天:白日“累”湿衣衫,夜里思亲入眠

南海钻井工的一天:白日“累”湿衣衫,夜里思亲入眠

白日“累”湿衣衫,夜里思亲入眠 南海钻井工“海上工地”上的一天 ▲工人在勘探三号上作业(7月27日摄)。 图片均由本报记者蒲晓旭摄 勘探三号——在南海北部这孤岛般的“海上工地...
南海钻井工的一天:白日“累”湿衣衫,夜里思亲入眠

南海钻井工的一天:白日“累”湿衣衫,夜里思亲入眠

白日“累”湿衣衫,夜里思亲入眠 南海钻井工“海上工地”上的一天 ▲工人在勘探三号上作业(7月27日摄)。 图片均由本报记者蒲晓旭摄 勘探三号——在南海北部这孤岛般的“海上工地...
南海钻井工的一天:白日“累”湿衣衫,夜里思亲入眠

南海钻井工的一天:白日“累”湿衣衫,夜里思亲入眠

白日“累”湿衣衫,夜里思亲入眠 南海钻井工“海上工地”上的一天 ▲工人在勘探三号上作业(7月27日摄)。 图片均由本报记者蒲晓旭摄 勘探三号——在南海北部这孤岛般的“海上工地...
南海钻井工的一天:白日“累”湿衣衫,夜里思亲入眠

南海钻井工的一天:白日“累”湿衣衫,夜里思亲入眠

白日“累”湿衣衫,夜里思亲入眠 南海钻井工“海上工地”上的一天 ▲工人在勘探三号上作业(7月27日摄)。 图片均由本报记者蒲晓旭摄 勘探三号——在南海北部这孤岛般的“海上工地...
南海钻井工的一天:白日“累”湿衣衫,夜里思亲入眠

南海钻井工的一天:白日“累”湿衣衫,夜里思亲入眠

白日“累”湿衣衫,夜里思亲入眠 南海钻井工“海上工地”上的一天 ▲工人在勘探三号上作业(7月27日摄)。 图片均由本报记者蒲晓旭摄 勘探三号——在南海北部这孤岛般的“海上工地...
南海钻井工的一天:白日“累”湿衣衫,夜里思亲入眠

南海钻井工的一天:白日“累”湿衣衫,夜里思亲入眠

白日“累”湿衣衫,夜里思亲入眠 南海钻井工“海上工地”上的一天 ▲工人在勘探三号上作业(7月27日摄)。 图片均由本报记者蒲晓旭摄 勘探三号——在南海北部这孤岛般的“海上工地...
南海钻井工的一天:白日“累”湿衣衫,夜里思亲入眠

南海钻井工的一天:白日“累”湿衣衫,夜里思亲入眠

白日“累”湿衣衫,夜里思亲入眠 南海钻井工“海上工地”上的一天 ▲工人在勘探三号上作业(7月27日摄)。 图片均由本报记者蒲晓旭摄 勘探三号——在南海北部这孤岛般的“海上工地...